首頁亚博体育官网站概況新聞中心業務領域黨群工作信息公開人力資源
職工園地
穿越貧困之又是一年豐收季
時間:2019-12-23 11:07:01浏覽:685

“收糧喽。”随着一聲響徹雲霄的呐喊,高書記、韓書記帶着我和侯博,頂着淩冽的寒風坐上了村委會的三蹦子朝老廟村的籃球場疾馳而去。

還沒到目的地,就聽見操場上沸反盈天、好不熱鬧。我仔細分辨,有牲口的嘶吼聲,有汽車摩托車的發動機聲,還有村民興奮的交談聲。 剛一下車,村支書馮生祥同志就伸出一雙布滿老繭、結實有力的大手緊緊攥住高磊和韓韬二位書記的手高興地說:“今年大豐收,谷子質量也不錯,都集中好了,可以驗收裝車”。

062be687cc6adaab169c6eced37764a

經過專業技術人員的檢驗,老廟村的谷子很快裝車完畢,看着村民一張張豐收後臉上流露出的喜悅,我們幾個也很高興。“趕緊到下一個點。”包村鎮幹部馮帆在一旁催促着。

這裡我給大家介紹一下,老廟村位于米脂縣沙家店鎮,下轄三個自然村,老廟村、對九村、馮寨則村。原來這三個村是完全獨立的自然村,2000年左右這三個自然村合并成現在的老廟疙瘩村。這三個村之間直線距離也比較遠,因此收完老廟的谷子後,我們又收了對九村的谷子,然後才坐着三蹦子馬不停蹄的朝路程最遠最偏僻的馮寨則趕去。

一路颠簸時值中午,我們一行坐着三蹦子終于到達了此行的最後一站——馮寨則村。在這裡再給大家科普一下,我們乘坐的交通工具三蹦子,三蹦子顧名思義“一走三蹦”,三個輪的農用三輪車。雖然整車敞篷沒有封閉的設施,坐在上面是冬天冷夏天熱,但在農村非常實用。

“小段,把包裡的方便面給大家發一下。”韓書記輕聲對我說。“是。”我一邊回答一邊拉随身攜帶的背包上的拉鎖。“侯子快幫幫我,我手凍僵了不聽使喚。”我焦急的向随行的工作隊員侯博喊道。由于之前這地方才下完雪,氣溫很低,再加上剛才上山,路途颠簸我又沒帶手套隻能赤手扶着冰冷的車幫,所以我的手被凍僵了。無奈隻能求助于小侯,我倆把方便面取出來後,發到了每個人手中,我裹了裹大衣斜靠在坡邊的小樹上也吃了起來,不經意間我看着高書記、韓書記和小侯他們幾個蹲在地上迎着寒風就着早已冰涼的白開水,雙手小心翼翼地捧着硬邦邦的方便面大口、大口且津津有味地嚼着,我忽然産生了一種錯覺,仿佛他們手裡拿的不是我發的方便面,而是一人抱着一隻燒雞在啃。

不大一會兒功夫,遠遠看見一個瘦削的身影朝我們這邊走來,他邊走還邊把手卷成喇叭狀,像唱信天遊似的對着崖下的村莊大聲喊:“收糧喽。”

“高磊,你甚時來的,想死我了。”剛才還在呐喊的漢子此時已走到我們跟前,正緊緊地握着高書記的手激動地說。此人我認識,是老廟村的副主任馮繼新,人很不錯,和我也很談的來,是比較優秀的一個村幹部。“今早到村的。”高書記笑容可掬的對馮繼新說。“後生,快幫幫我們。”話音未落,就聽見一個急促的聲音由坡下傳來。我尋聲看去,隻見一個滿頭白發的老大娘牽着一隻嘴裡噴着白氣的老黃牛套着一車的糧食,後面還跟着一個拿鞭子的婦女。這裡說一下,我們收糧的地點一般都選在有一定坡度的地方,然後讓卡車停放在小坡的邊緣,這樣就方便人們把糧食裝卸到卡車上。也不知道是我們選的這個坡陡,還是這頭牛年老體衰的緣故,這頭老黃牛就是在這個坡下踯躅不前,任憑牽車兩個老太太如何抽打它,也不擡腿半步,它不時的還發出一陣陣低鳴,仿佛在向我們求救。

“上。”韓書記大喊一聲和高書記帶着我和小侯像坡下牛車跑去,經過一頓如虎的操作,我們不僅幫老鄉把牛車推了上去,還幫着她們二人過完秤把糧食裝到了卡車上。

這時後我看見,馮繼新主任嘴裡叼着煙,面有難色的走過來,向我們開口道:“高書記、韓書記,我們村在這三個村裡年輕人最少,可以說基本上就沒有年輕人,像老漢這樣的放在這裡都算是精壯勞力,這幾年我們村留守的基本都是老太太和婦女,今兒指望她們這些年老體弱的人把糧食卸下來,驗收過秤後再全裝到卡車上,基本不太可能。今裝不完,收糧車一走,讓她們這些老人趕着牛車送到幾十公裡的縣城更不切合實際,糧食隻能全砸到自己手裡,所以一會就得辛苦一下,麻煩咱們工作隊幫幫忙和咱們村裡的隊幹一起把這一萬斤糧食過稱裝車了”馮繼新一邊撓着頭一邊抽着煙慢條斯理的對我們說。“老馮,沒問題,咱村上的情況我們了解,我們剛才在那兩個村也幫老鄉裝車了”,高書記熱斬釘截鐵的告訴馮繼新。“小段、小侯今天辛苦一下,已經裝了兩個村子,不差這一個,農民種糧不容易,今兒無論如何要把糧食幫老鄉裝完。”韓書記緊接着以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向我和小侯命令道 。“對。”我倆異口同聲地說。                        

“哞。”随着一聲聲牲口傳來的嘶鳴,我向崖下望去,真是蔚為壯觀呀!隻見一輛輛牛車拉着豐收的谷子,整齊的朝我們走來。也正如之前馮主任介紹的那樣,這個村确實留守的都是老弱群體。我瞅見坡下的牛車要麼駕車的是一個老太太牽着牛繩,後面跟着一個老漢拿着鞭子趕車,要麼前後都是兩個婦女在趕車,十分艱難而又緩慢地向崖上走來。

看到這個情景我的眼眶濕潤了,這個畫面是多麼的熟悉,我在電視上看到過多少次,今天是真的親身經曆了。當時我在想幾十年前,鄉親們也應該是這樣拉着小米趕着牛車向我們走來,用他們的小米養育了我們一代共産黨人,幫助中國共産黨取得了中國革命最後的勝利,而現在革命勝利這麼多年,鄉親們卻還沒有全部脫貧。每一個來開展精準扶貧工作的同志,實際上來講,我們肩上擔子不輕且責任重大,我們确實應該牢記習總書記的殷切囑托,不忘初心,為打通脫貧攻堅的最後一公裡而努力工作。要不然我們真的是對不起為中國革命做出過巨大奉獻和犧牲的老區父老鄉親們。今天甭說幫鄉親們裝卸的十幾車小米,就是再裝幾百車、幾千車、就算把我累倒在這兒,我也毫無怨言。我一邊在心裡自己發狠嘀咕着,一邊挽起袖子和同志們一道朝坡下走去。

“陽哥,你敢不敢跟我比比,咱們一人扛一袋谷子看誰往車上裝得多。”工作隊員小侯拿袖口一邊擦着頭上的汗水,一邊向我發起了挑戰。我知道小侯小我十歲,體重卻比我重三十公斤,一直在我們隊裡号稱大力士,幹起農活很是在行。跟他比裝糧食,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我很清楚一包谷子是110到120斤左右,而我體重也隻有120 斤,剛才我們都是兩人擡一包裝到車上,現在要一人扛一包,我未必能扛的起來。但是從來不認輸的我也喜歡挑戰。“比就比。”我笑着對小侯說。話音未落,隻見小侯很輕松的往肩上扛了一袋谷子朝卡車走去,我趕忙也讓老鄉朝我肩上放了一袋谷子,一步三晃的把谷子裝到車上,等我再回頭的時候,我看見高書記、韓書記、鎮幹部馮帆和村主任馮繼新幾人之間也展開了競賽,每人肩上都扛了一袋谷子滿頭大汗的朝收糧的卡車走去,這時一旁送糧的鄉親們都自發地為我們鼓掌和叫好。

不知我們和老黃牛從坡底往坡上一塊推了多少車糧食,也不知道從卸車過秤再到裝車碼糧這樣周而複始的幹了多久,我們确實已經沒有了剛才一人往車上扛一袋谷子的力氣了,但我們依然還堅持着三人一組或兩人一隊将最後幾車谷子裝到了收糧車上。望着車上全靠我們幾個肩扛手提、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裝完的堆得像小山似的一萬斤左右的谷子,坐在坡上的我們累的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俗話說得好:真心換真心呀!沒過多久,我看見剛才賣完糧的鄉親們又朝我們走過來了,漸漸地我們被鄉親們圍了起來,他們有的拉着我們的手不讓我們走,要讓我們到她們家裡吃飯,有的是提着自家産的西紅柿、雞蛋、土豆,直接就往我們開來的三蹦子上放。望着她們樸實的臉龐,聽着她們情真意切的話語,我們都覺得不論在什麼年代、不論在什麼地方,黨和人民是心連心的,是不可分割的血肉聯系,黨是受人民群衆真心擁護的。望着鄉親們一個個樸實的臉龐,我們不忍心拒絕她們。但是我們有我們的工作紀律和使命,東西堅決不能要,飯也堅決不能到鄉親們家裡吃。鄉親們的真心實意我們都銘刻在心,無論将來我們在哪裡工作都不會忘記老區人民的深情厚誼。高書記站在三蹦子上深情而又耐心的對鄉親們解釋,就這樣推來送去好一會,最後我們還是好言謝絕了鄉親們的好意,拖着疲憊的身軀,登上了三蹦子返程。

返回的路上,老鄉們是一直把我們送到村口久久不願離去,我們也依依不舍地向鄉親們揮手告别。不知走了多久,風是越刮越大,車是越走越黑,穿着早已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我們身上也是越來越冷。這是突然聽到了“不獲全勝、絕不收兵”,習總書記親切有力的聲音從村裡的大喇叭穿過了這層巒疊嶂的山坡,穿過了漫山遍野的谷穗,傳進了我們每一個扶貧同志的心裡。不知怎麼的,此刻我又覺得渾身上下又溫暖了許多。



 扶貧駐村工作隊   段曉陽

亚博体育官网站概況新聞中心業務領域黨群工作信息公開人力資源

地址:西安市蓮湖區青年路111号

電話:029-87688105   郵箱:sfetic@163.com   紀檢郵箱:jtgsjcs@163.com切換手機

版權所有 © 陝西省外經貿實業亚博体育官网站有限公司   陝ICP備13010282号  技術支持/名遠科技    

關注我們
微信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